章节报错
508小说网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186 四位导师

1186 四位导师

一秒记住【508♂小说÷网 www.508xiaoshuo.com】,最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div id="play" style="color:#f55;font-weight:bold;text-align:center"><div>游之王者再战1186 四位导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屋依旧是普通的小屋,被魔法打开的木门内部似乎也没有什么与之相配的富丽堂皇的光景,想象中的异度空间也并未随着段青的进入而展现在逐渐进入眼帘的简陋墙壁周围,取而代之的则是稀疏的几道人影围绕在一张木桌前方低声谈论的简单画面。简约的板凳随后也伴着打开门那一瞬间的光线而率先映现在段青的视野当中,随后替代的点点魔法辉火紧接着也把坐在这些板凳上的魔法师侧影一个个照了出来,而他们口中那停顿了一瞬间的杂乱话音,所谈论的东西也与段青之前在蕾娜那一方所听到的完全不同:“……克莉丝汀传回了消息,德雷尼尔的复生应该是真的,但是属于芙蕾皇帝的血脉似乎在他的身上出现了断绝的现象,位于雷德卡尔的地脉也已经与他失去了联系……”

    “是她自己探查出来的吗?还是芙蕾帝国的皇帝自己告诉她的?”

    “这一点应该不需要怀疑了,毕竟来源于那片区域的地脉变化我们都有目共睹,他应该是舍弃了那一直附着在芙蕾皇室血脉上的所有命运,顺便利用那股残留的能量重新塑造了自己的躯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发生在那座城市里的诡异情况应该就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但是有关复辟者为什么会袭击那座城市,以及他们最后带走了什么,这一点我们需要进一步地确认一下……唔。”

    “你来了。”

    似乎是终于注意到了段青的到来,其中一名身穿灰褐色魔法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用手指抬了抬自己的老花眼镜:“坐吧。”

    “……导师。”

    眼中逐渐露出了释然的神色,双手交叠抱在胸前的段青静静地行了一礼,然后才在其余几名魔法师颇为意外的眼神中,缓缓地坐在了靠近那名老者身后的板凳上:“很久不见了。”

    “我偶尔也会出来转转。”老人头也不回地回答道:“当然,这指的是教导你的那段时光,这群每天都在法师议会里找麻烦的人,总是不会放过俗世的我啊。”

    “维金斯阁下,这位是?”

    “我在卡洛村收下的一名不成器的学生。”

    冲着随后发出疑问的另一名头戴单片眼镜、身穿蓝黑格子上衣与裘绒皮袍的男子点了点头,老人的嘴角微微地扯了扯:“当然……经过了这次事件居然还没有死,多少也令我有些感到意外。”

    “喂喂,有这么期盼学生死的吗?”身后的段青果不其然地发出了应有的抗议:“而且既然你知道我在雷德卡尔遇了险,你也不过去伸个援手意思意思之类的……”

    “放肆!这是与七人议会的会长说话的态度吗?”坐在房间角落里的另一名魔法师怒喝着站了起来:“你是怎么闯进来的?有没有人告诉你现在正在进行的是什么级别的会议——”

    “请不要肆意胡闹,普德朗克阁下。”

    淡淡的红光随后出现在了这个简陋房间的周围,将那名愤而站起的魔法师咆哮的身影压了下去,令人心悸的磅礴魔法能量随后也伴着房间内声音的骤然收敛,回到了先前曾经发过言的某红发女法师的周身:“在座的诸位能够前来此处,自然也都有他们前来此处的资格,普德朗克阁下既然能够以罗穆路斯阁下学徒的身份坐在这里,那自然也应该给予其余议会成员的学徒一定的尊重。”

    “更何况维金斯阁下本人还没有说话。”一名坐在房间角落里的流浪汉随后扫了扫自己头上的散乱头发:“既然老头子自己都没有生气,你们这些个小人物就不要在这里胡乱费心了。”

    “雷克斯阁下。”眉毛微微地皱了皱,身穿蓝黑色衬衣的男子随后竖起了自己优雅的手指:“您的话我非常同意,所以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您,希望您能够看在我罗穆路斯的面子上,不要随意批判我的学徒,好么?”

    “哦,抱歉,是我说错话了。”于是雷克斯又带着戏谑的笑容缩回了角落的黑暗深处:“你们随意,你们随意,谈完了记得叫我一声啊。”

    “忘了向你介绍一下了。”

    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坐在段青前方的费尔南多·维金斯随后朝着自己面前的那位蓝黑色衬衫的男子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位是罗穆路斯,罗穆路斯·哈曼,取代了马洛克成为了新晋七人议会成员的大魔法师。”

    “取代了马洛克?”于是段青再度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已经确认了他的死亡了吗?”

    “传承了近千年时间的‘马洛克’之名,可不是这么简单就会消亡的。”维金斯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头:“虽然我们现在无法与他取得联系,但他现在一定还存在于虚空中的某个地方。”

    “但法师议会无法等待他的归来,所以便将这位唯一留存到现在的七人议会创始人除名了。”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裘袍,被称为罗穆路斯·哈曼的男子随意地笑了笑:“虽然很遗憾,但七人议会的位置总不能一直空闲下去,所以——”

    “我明白了。”

    点了点自己的头,脸上摆出了恍悟之色的段青随后再度行了一个魔法师专有的礼节:“贵安,罗穆路斯阁下,我是临渊断水,是一名魔法师兼炼金师。”

    “炼金师?怪不得。”

    上下打量了一下段青的身体,罗穆路斯的脸上也逐渐显露出了蔑视的表情:“我就说维金斯不会看上你这种资质极差的庸才才对,没想到居然还有一手炼金的本事……”

    “不要小看他啊。”娇然的声音随后响起在了红发魔法师的身后,与之相伴的还有千指鹤板着脸面迅速站起的动作:“段大哥……临渊断水他的炼金造诣可是很高的!他的魔药效果无人能比!”

    “无人能比?”鼻中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罗穆路斯随后将自己斜起的眼神收回到了转身的动作内:“先不说他的炼金水平究竟能否达到你们所称赞的这个程度,光是‘魔药’这一项,可是无法抵达炼金学的金字塔顶端呢。”

    “知道了知道了,魔偶大师阁下。”微微地摆了摆自己的手,缩在角落里地雷克斯再度扬起了那极为容易惹人生厌的声音:“法师议会正是因为承认了你的才能,才会将你选入我们这个小小的议会里面的,尽管这样一来我们七人议会里面就有了三个擅长炼金学的家伙,完全不符合我们最初设立这个议会的理念……”

    “好了。”

    淡然的声音再度响起在了这间简陋的房间周围,与之相伴的则是属于红发魔法师再度抬起头来的冷漠脸庞,伸手将雷克斯的话音按回去的她随后摇了摇自己的头,面无表情地朝着维金斯低声说道:“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议长阁下。”

    “那就让我们重新回到原来的话题当中吧,芙蕾雅女士。”维金斯老迈而又肃穆的声音随后也再度响起:“距离上一次议会召集的时间已经过了将近两年之久,我们需要讨论的东西也改变了很多,尽管人数还没有到全,但至少我们可以将眼前最为棘手的帝都事件讨论一下……”

    “我依然需要重申,我可以接受莎娜与金无法到场的结果。”坐在对面的罗穆路斯忽然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可是我无法接受克莉丝汀的缺席,她可是我长久以来以来一直仰慕的对象之一,也是这次消息的主要传递人,为什么她本人不肯出面说明情况,却一定要让这个该死的雷克斯出现在我的面前呢?”

    “嘿,嘿,你在说谁呢。”回答他的是雷克斯不满的叫嚷声:“我也是曾经在那一夜里位于帝都的人之一,我怎么就不够资格了?而且……”

    “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话,你也总该相信她的亲妹妹的话吧?”

    仿佛先前的气愤表情根本就不存在,流浪汉打扮的风系大魔法师随后朝着红发魔法师所在的位置示意了一下,而被称为芙蕾雅的这位魔法师也依然保持着冰冷的态度,半晌之后才打破了自己所维持的沉默:“姐姐大人传回来的消息,真实性与准确性我都可以保证,如果某些人不相信,那就随便你们好了。”

    “看到了没?看到了没?“于是雷克斯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愈发可恶了:“让你总是说那些暧昧的话,这下惹到人家了吧?”

    “你给我闭嘴!”愠怒之色在罗穆路斯的脸上一闪而过,狠狠瞪了一眼雷克斯的他随后发出了一声叹息:“就算芙蕾雅带回来的消息为真,我们这一次的议会也根本无法形成任何的决议,尽管参会人员已经过半,但只要有一个人反对的话,针对芙蕾帝国的那些决议就根本无法达成。”

    “没关系,毕竟可能性依然是存在的。”维金斯淡淡地笑了笑:“只要——”

    “只要我们四个人都点头同意就可以了。”

    他说着这样的话,同时将自己的目光落回到了身后的段青身上,后者似乎也从这位老人目光之中透露出来的严肃里察觉到了那份异常,原本正在闷头看戏的表情也微微收敛了几分:“你也想问我那一夜发生的所有事情吧,导师?”

    “没错,希望你能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们。”点了点自己的头,维金斯朝着在场木桌旁边的几道身影微微示意了一下:“这会让我们接下来的决定显得更为有理有据,不是么?”

    “可是这其中包含了许多的秘密。”环视着每一位坐在此处的大魔法师与大魔法师身后各自的学徒身影,段青回答的话音里也充满了犹豫的神色:“我不知道这些内容是否适合在这种场合下说出来。”

    “无妨,你尽管说出便是。”维金斯摆了摆自己的手:“这里是七人议会的临时会议所在,如果在场的这些人你都无法信任……”

    “那整个法师议会也就无人可以信任了。”

    似乎是同意了对方的这个说法,微微点下头来的段青随后也将自己曾经在蕾娜公主面前说过的一切再度简要地重复了一遍,包括自己与调查团的组成,以及路途上遭遇的袭击,他都毫无保留地介绍给了在场的几位大魔法师们。眉头随着时间的拉长而皱得越来越深,坐在段青前方的老人花白的头发仿佛也随着段青的述说而变得愈发凌乱了起来,用手拨弄着头发的他最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在段青停止了介绍的一段时间之后缓缓地摘下了自己的老花眼镜:“第一个问题——芙蕾帝国的预言是什么?”

    “我也没有完整地了解到这则预言的内容,只是了解到了其中的一部分,有关这个问题,你们去找普尔家族的人问一问或许会更合适一些。”

    指了指他们所在的屋外,段青毕恭毕敬地回答道:“普尔家族是负责记载帝国历史的家族,这一次的调查团行动他们自然也派人跟随了,目前的话,大概也正与帝国的其余贵族们一起在营地中休息……”

    “第二个问题。”没有丝毫想要继续下去的意思,摆手打断了段青话音的维金斯再度低声问道:“薇尔莉特——她现在在哪里?”

    “她……就在外面。”段青缓缓地收回了自己指向屋外的手指:“老师想要见她吗?不瞒您说,她现在已经恢复了意识,所以她是否愿意前来解释这一切,我也无法作出任何的保证——”

    “第三个问题。”

    声音快速地打断了段青的话,语气与风格仿佛转变了许多的维金斯缓缓地回过了头,那松开了白色胡须的苍老右手随后也缓缓地落在了自己的脸面之上,将那双锐利的眼神遮挡起了少许:“你提到的那个伊沃斯特……”

    “是那个伊沃斯特吗?

    “……应该是。”

    这一次,段青回答的声音里也带上了几分严肃的神色:“我没有认错。”

    “那也就是说,出于某种帝都异变之后发生的某种缘由,伊沃斯特与他背后的势力想要除掉你的存在。”

    一点点地侧转过了自己的身体,维金斯的目光随后落在了在场诸位大魔法师的脸庞上:“你,还有你们……大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吗?”

    “看来这一次,他们是真的准备动手了呢。”

    游之王者再战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