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508小说网 > 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 第1157章 给我一个答案,最后一次

第1157章 给我一个答案,最后一次

一秒记住【508♂小说÷网 www.508xiaoshuo.com】,最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穆婉身体一怔,也许是因为眼睛瞎了的缘故,耳朵是非常好的,听到了邢不霍问的话。<a href=" target="_blank">

    穆婉的反应项上聿也察觉道了,眼中闪过担心,“什么解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说完,直接不给邢不霍说话的机会,挂上了电话。

    穆婉沉默着。

    她不觉得邢不霍会开这种玩笑。

    解药?

    项上聿给她下毒了吗?

    所以她会看不见?

    这种毒,除了瞎眼,还会怎样?

    他想要怎么折磨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一会,他们到了体育馆。

    魔术表演在体育馆。

    项上聿定的是VIP票,二楼,正坐的包厢。

    “我抱你进去。”项上聿说道。

    穆婉没有说话。

    项上聿强势的把穆婉抱了起来,朝着电梯走去。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坦荡的人,敢作敢为,你要弄死我,很容易,下药,我还真是高估了你。”穆婉说道。

    “正如我弄死你很容易,我用得着对你下药吗?邢不霍说什么你都相信,你怎么还这么蠢。”项上聿不悦道。

    穆婉沉默着。

    很好,她的眼睛是被包扎起来的,只要她不说话,只要她没什么表情,项上聿就不可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不一会,包厢到了。

    项上聿把她放在了沙发上。

    “还有多久开始?”穆婉问道。

    “十分钟。”项上聿不冷不淡地说道。

    “我想上下洗手间。”穆婉说道。

    项上聿握住她的手,来到洗手间门口。“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女洗手间?”穆婉诧异。

    “我把男厕所清空了,让你进。”项上聿说道。

    “不用了。”穆婉摸索着进去,到了里面,摸出了手机。

    她看不见,只能凭着感觉,打开手机。

    虽然把邢不霍拉黑了,但是他的手机号码,她是背得出来的。

    她胡乱的按着,放在耳边,没有声音。

    又胡乱的按着,放在耳边。还是没有声音。

    格子门开了,有人出来。

    穆婉听到有人开水洗手的声音。

    “你好,请你帮一下我,可以吗?我眼睛受伤了,看不见。”穆婉用英语求助道。

    “哦。你想要什么?”女人问道。

    “麻烦你帮我打一个电话出去,我把手机和号码给你。”穆婉说着,把手机递出去。

    女人拿过手机。

    穆婉报手机号码。

    女人打通了,递给穆婉。

    穆婉接过,手都在颤抖着。

    “婉婉。”邢不霍喊道。

    “邢不霍。”穆婉也喊道。

    “我在,你还好吗?”邢不霍问道。

    “我现在在X国,你刚才打电话给项上聿,我听到了,项上聿给我下药了,什么意思?”穆婉问道。

    “刚才你一直在旁边?”邢不霍问道。

    “是,我在,解药的事情,什么事,怎么说?我要一个明确的答案。”穆婉追问道,呼吸因为不淡定剧烈起伏着。

    邢不霍犹豫着。

    “那天,你让我跟你一起走,后来突然反悔,是因为项上聿去找你了,告诉你,给我下药了,所以,你会突然反悔,对吗?”穆婉追问道。

    邢不霍那头沉默着,深吸了一口气,“我不能用你的命开玩笑。”

    “所以,你突然后悔,就是因为项上聿用我危险?”穆婉再次问道,她需要确定。

    “你现在没事吧?”邢不霍没有正面回答。

    “你不用管我有没有事,我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穆婉问道。

    项上聿走了进来,脸色阴沉的可怕,拿过穆婉的手机,打开了功放,“邢不霍,你现在明确的告诉穆婉,我有没有用下药的事情威胁你?你要娶华锦荣女儿的事情,是我威胁的,还是你们自发达成的协议,你后悔,是因为我威胁,还是你要娶华锦荣女儿,你现在给穆婉说清楚,半死不活的,最让人烦躁。”

    邢不霍那头还是沉默着。

    穆婉也豁出去了,“我无所谓生死,人都有死,活着痛苦,不如简单的快乐,就算只是快乐几天,我也心甘情愿,我要一个真相。”

    “你眼睛瞎了,心也是瞎的吗?你觉得我会威胁他让他去华锦荣的女儿?我不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项上聿胸口起伏着,不淡定地说道。

    “你眼睛瞎了?”邢不霍震惊地问道。

    穆婉深吸了一口气,“到现在你还不肯说?你真的要让我死不瞑目吗?”

    邢不霍继续沉默着。

    他越是沉默,她越是着急,偏偏没有办法。

    “说话。”穆婉发脾气般催促道。

    “对不起,我想和华静荣合作。”邢不霍说道。

    穆婉心咯噔了一下,沉到了冰冷的湖底,“所以,你说的解药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项上聿是跟我说过,他给你下了药,这个时候华锦荣也打电话给我,说是要联姻,我综合思考后,才打电话给你,决定走另外一条路。对你好,对我也好。”邢不霍说道。

    对她真的好吗?

    活多久她不在乎,如果他能够爱她,即便是一天,她也会幸福的死去,她宁愿幸福的死去,也不愿意被爱的人抛弃,成了弃子。

    可惜,她唯一的念想也被残忍的毁灭。

    穆婉楞愣地站着,沉默着,脑子里其实也是空白的,不想思考,不想说话,不想动弹,眼睛里酸酸涩涩的。

    砰的一声

    魔术表演开始了,拉回了穆婉的思绪,也拉回了项上聿的思绪。

    他拉着她的手臂,快步朝着外面走去,也不顾洗手间门口的楼梯,把她带到了包厢,用力一甩。

    穆婉被甩到了沙发上。

    吕伯伟看项上聿脸色阴沉地可怕,估计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去扶穆婉。

    项上聿尖锐的命令道:“别碰她。”

    吕伯伟愣了一下。

    项上聿吃醋的样子,他见过,松开了穆婉。

    魔术正在渲染着气氛,包厢里没有人说话。

    穆婉闭上了眼睛,靠在沙发上。

    项上聿看她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火大,命令道:“你们都出去。”

    吕伯伟和楚简对视一眼,都没有动。

    项上聿扫向吕伯伟,“我让你出去,没有听到吗?你不是楚简的对手。”

    “夫人眼睛看不见,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情绪的影响,别再刺激她了。”吕伯伟说道。

    “那也是因为她犯贱!”项上聿吼道,再次说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