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508小说网 > 伊塔之柱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疑局

第二百九十七章 疑局

一秒记住【508♂小说÷网 www.508xiaoshuo.com】,最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爱丽莎手在鼻子边轻轻扇了一下,弥漫的灰尘中传来低低的咳嗽声,那是姬塔的声音。

    洛羽正把一具尸体从废墟下面拽出来,发出碎石滚落哗啦的声响,他扯下对方的头巾一看,露出一张灰扑扑毫无生气的脸,皮肤黝黑,胡子拉碴,额头上淌下一行血迹,空洞的目光注视着天花板。

    而一缕黑光,正从对方皮肤下升起,那犹如烟尘一般,很快融入雾气之中,有了这一幕,已毋须更多的证据。

    这些人就算不是盲从者,至少也是拜龙教徒——除非考林—伊休里安还有第三类黑暗信仰。

    洛羽松开尸体,看向方鸻,方鸻对他说道:“别看了,走吧。”

    沉默术屏蔽了声音,但止不住固体振动——离开沉默术范围之后,岩石会把低沉的声波传出去很远,这会儿应该整个要塞内应该都清楚下层出事儿了,沉默术不过是为了让对方错估下面发生了什么,以及具体发生在什么地方。

    对方的选择是先派人下来查探,还是立刻逃出这个地方呢?方鸻猜是前者,上去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坦斯尼尔港内大公主的卫队已经调动,这些人逃上去还能逃到什么地方,在沙漠中不过是猎鹰与侦查构装的‘靶子’而已。

    方鸻穿过废墟,一边向众人下达命令道:

    “爱丽莎,帕克,你们到前面去。”

    “小胖,抽几个远程职业也到前面去。”

    门那个方向早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大洞,洞后烟尘弥漫,是一条走道。

    众人穿过那个大洞向前,走道前方并没有如方鸻预料中一样,飞出发条妖精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来,因此卢福之盾的游侠们倒也没派上什么用场。不过走了一阵之后,他们与一队守卫在走道之中不期而遇。

    那场遭遇战来得十分突然,对手比乌小胖描述的更强悍一些,确也有二十级以上的水准——夜莺小姐也是在很近距离上才发现靠近的守卫,双方在一处转角的两侧相遇,发现之时便已意味着避无可避——

    最先引发战斗的是反应过来的爱丽莎,本能反应一般掷出手中匕首,犹如一道漆黑的光芒,但为首的守卫舞动着手中的大弯刀,将那道光芒撞向一边,在墙上拉出一道长长的火光。

    接下来卢福之盾的游侠们选择开火,他们位于爱丽莎身后,在狭窄的环境之中只能选择魔导短弓,但十级出头的等级,软绵绵的箭根本也射不进对方密不透风的防守。

    方鸻看那手持弯刀的沙漠剑客伸手向后,忍不住提醒了一声:“小心!”

    对手从身后掏出一把飞斧,用力一抡向前掷来。夜莺小姐向一侧一让,旋转的飞斧擦着她鼻尖飞了过去,但正中身后一名卢福之盾游侠的肩膀,后者‘哎哟’一声仰面倒了下去。

    “救人!”

    方鸻低喊一声。

    罗昊眼疾手快一把将那人拖了回来,然后一只手立起大盾,接下来扑扑两声闷响,两把飞斧插在了他的门板盾之上。

    帕克这时也架起了十字弓开始还击,射出的第一发弩箭便在那人弯刀上撞出一团火星,虽不至于伤敌,但也让让对方后退一步,停了下来。而这时爱丽莎也纵身一跃,翻滚到一个角落,将手一招召回了自己的匕首。

    黑暗之中夹杂着一道电光向她飞回,守卫那边立刻传来一声闷哼,这神出鬼没的一招果然让对方负伤了。

    双方试探性交手一轮之后,各有得失。

    但那边显然看出这边实力不如他们,大喊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当地话之后,六七个人纷纷举起弯刀向他们冲了过来。

    “让开!”方鸻这时向罗昊大喊一声。

    七海旅团这位新成员也不是等闲之辈,完全没看身后,但也心领神会,果断收起大盾,向旁边一让。

    那边守卫正疑惑之间,忽然看到前方火光一闪——一声闷响之后,尖啸才扑面而至,他下意识举起手中弯刀一挡,当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一股巨力从刀刃上回传而来——说来二十级的力量型战士两百以上的力量也不罕见,爆发力更是惊人,远非地球人可比——放在地球上,说是超人也有人信。

    因此对方这一刀还真挡住了炮弹,虽然震得双臂发麻,但还是斜斜将炮弹切成两半,并损坏了其中的炼金引信。

    只是切开的炮弹飞向两边,将旁边一个人毫无反应地撞飞了出去。

    但挡下了这一击,那为首的守卫自己也连退七八步,巨大的冲击力不仅仅让他失去了平衡,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而他深褐色的瞳孔之中,下一刻便映入了更多的闪光。下一发炮弹击中了众人之间,立刻一道火光闪过,轰一声巨响,方鸻站在十多米外也立刻感到飞沙走石扑面而来。

    他眯起眼睛,看到一把弯刀从那个地方被炸出,呼啸着向自己直射而至。

    但它并没有击中方鸻,而是击中了边缘闪烁着幽蓝光芒的护盾,然后向上弹起,撞在天花板上,当一声留下一道白痕。

    方鸻又不蠢,自然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开火意味着什么,马雷斯骑士的肩扛式火炮虽然还比不上那些真正的大杀器,但在狭窄空间之中还是很有威胁性的,因此他在开炮之前,便已展开了能天使的护盾。

    烟尘散去,战场一片早已一片狼藉,甚至连完好的尸体也找不出几具,在这么近距离下,锋利的弹片足以将人打成筛子。

    马雷斯骑士是十九级的构装,但火炮也不是在这么近距离情况下使用的,而且在狭窄的特定环境之中,它其实发挥出的威力远胜于正常情况之下。

    不过这条走道倒是建设得十分坚固,爆炸过后,上面也只多了几个小坑而已。

    被救下来的卢福之盾的游侠没什么大碍,飞斧击中了他右肩,但失血不多,这种伤口在圣法术治疗外伤之后几乎没什么影响,当然右手一段时间内肯定不如原先那么灵便了。

    好在卢福之盾的人本来也不算是主力,这一点对他们战力的削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这场战斗之后,也意味着他们真正暴露,接下来恐怕还有几场恶战——而这些‘骑士’并不在战备状态,大多数都只备了一两发炮弹,满打满算只够两轮齐射而已。

    因此方鸻还得小心计算着消耗。

    “其实他们还找到了一些备弹。”罗昊收回盾牌,回头来小声对他说道。

    方鸻摇头:“那些备弹是不合格的产品,而且不多,只有十多枚。”

    “不合格也不是不能用,别忘了我们有两个炼金术士,团长,洛羽可以帮忙鉴别一下。”

    “但这门炮的再填装是要专用工具的,手动填装会很麻烦。”

    “让卢福之盾的人去帮忙,反正他们在这样的战斗中也没什么用,我们把这些魔导构装分为两批,一批填装,一批投入战斗,这样就不会耽误时间。而且毕竟在这么狭窄的空间战斗,也用不上十二台齐射。”

    罗昊想了一下答道,经历了两场战斗之后,他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些‘骑士’的作用。

    方鸻想了一下,觉得对方这个提议还真的可行。

    经过这场战斗之后,众人便再没遇上过敌人。

    甬道最终通向一个天然的地下洞窟之中,让人感到这个地方还真够大的,外面那仓库就存了这么多军用构装,让人很难不怀疑这偌大的洞窟之中,没藏着什么东西。

    但他们毕竟不是来寻宝的,而且找到了也没办法带出去,人心不足蛇吞象这样的典故,是不会在专业的选召者身上上演的。众人——当然主要是方鸻,还是分得清楚当下他们的轻重缓急的。

    只是四周一直安静如初,让人不由怀疑——对方真逃了?

    算算他们先后遇上了十多个守卫,一个商团肯定不止有这么点守卫的,但方鸻联想到他们在坦斯尼尔港的遭遇,有定下心来。他心中总隐隐感到,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

    何况他们后面还有一支队伍,前面的走私商人就算真逃了,后面的那几个守卫总没地方逃吧?

    走着走着,方鸻忽然皱起鼻子嗅了一下。

    不知是对鲜血的味道敏锐还是因为其他,他隐隐感到自己好像嗅到了一丝血腥味从前面传来,他看了看其他人——其他人并无反应。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但或许与龙王之血有点联系。

    因为仔细想来,这几个月来自己也就只有这方面的改变。

    总不能说掌握了古代炼金术,就变得五感敏锐起来了吧?何况他还没有五感敏锐,只是视力更好,嗅觉更强了而已。

    不过闻到这一丝血腥味,方鸻心中倒没感到不安,反而有些踏实——

    总算是来了。

    “前面有东西。”他提醒了众人一句。

    夜莺小姐微微一怔,回过头来好奇地看着他。

    但黑暗之中忽然传来沙沙的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匍匐在地上爬行一样,众人看向那个方向,很快便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这是什么鬼东西!?”说话的并不是七海旅团的成员,而是卢福之盾的人。

    黑暗之中出现的,是一群类似于剥皮猎犬一样的生物,修长的四肢立在地上,但血淋淋的躯壳并不给人以美感,并且它没有头颅,脖子处的断口长满了雪白的尖牙,并从中垂出一条淌着血的长舌头。

    洛羽、姬塔、帕克与爱丽莎等人可以说都见过这东西,虽然与坦斯尼尔港内那怪物略有一些不同,但不同的只是细微的差距,从外表上来看,这一眼就能看出正是盲从者的杰作。

    卢福之盾的众人中吸气声此起彼伏,显然没见过这诡异的玩意儿。

    但方鸻倒没多害怕。

    上一次要不是突袭的话,这东西其实也没表现出多厉害的样子,甚至还比不上之前来的那几个守卫——血之仆真正可怕之处在于他们具有可传染性,一不小心就会让一个地区爆发血之瘟疫。

    而在艾塔黎亚,能直接杀死一个人的方法不多,但血之瘟疫至少是其中之一。虽然而今几乎这种‘瘟疫’早已销声匿迹,但在有限的文献记载之中,原住民谈起这种疫病无不闻之色变。

    但血之仆的原体,每一个对于盲从者来说都十分珍贵,这些家伙竟然舍得放这些‘原体’来攻击他们?

    还是说他们手上已经准备了上千头血之仆了?

    方鸻马上摇摇头。

    血之仆来自于活生生的人,而且并不是杀死一个人就可以制作一头血之仆,真正的血之仆需要由笛卡亲自介入转化,没有十个、甚至几十个祭品,盲眼之神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力量浪费在这上面?

    上千头血之仆,那需要献祭多少人?

    想想也不可能,就算把坦斯尼尔屠城,也未必够这个数目。

    他抬起头来,而黑暗之中血之仆正源源不断地出现,很快便达到了二三十头之多,但他并没有发现这些血之仆后面有守卫在驱使,这就更奇怪了。血之仆本身的战斗力十分一般,吓吓普通人还可以,而对十五级以上的冒险者几无威胁。

    对方究竟是多自大,才会以为这点血之仆就能对他们造成威胁?

    要是对方派来守卫,在这些血之仆掩护下对他们展开攻击的话,才是更为合理的选择。

    不过这个想法不过在方鸻心中一闪而过,他举起手,以手成刀来指向前方,对众人道:

    “别担心这些东西,我掩护你们展开攻击。”

    “注意它们的舌头,那才是本体。”

    说罢,他低喊一声:

    “开火!”

    一片金色的光芒,在那群怪物之间绽放开来。

    ……

    而这场战斗正如方鸻所描述,并未持续太久,甚至还不如他们之前与那队守卫之间的交手激烈。

    由于缺乏智慧,在一轮齐射之后,血之仆本就损失惨重——而卢福之盾的人上去之后,更是发现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面目狰狞,但果然是外强中干——当然比他们等级还是高一些,但在三对一,两对一,甚至二对二的情况下,血之仆面对冒险者都很难占到上风。

    毕竟人和人之间是有配合的,一个战士加一个神官的组合,可比单纯两个战士的组合靠谱多了。

    而更不用说七海旅团的其他人,爱丽莎一个人就解决了三头血之仆。

    她还不是杀得最多的。

    除了方鸻之外,帕克才是这场战斗的人头王,这家伙不居然备了一匣圣化弩。那光之以太附魔的箭矢,对血之仆这种黑暗生物来说才是真正的大杀器,加上帕克等级本就不低,几乎可以做到一箭一头。

    反倒是方鸻,由于一直警惕着盲从者会不会有什么埋伏,一直没有全力出手。无论是能天使也好,马雷斯骑士也好,都保留了一批在手上,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好投入战斗。

    但让他大吃一惊的是,一直到战斗进行到最后一刻,甚至当最后一头血之仆倒地之后,预料之中的敌人的增援,也并未出现。

    对方真放弃抵抗逃走了?

    所以才丢出这些血之仆来弃卒保帅?

    可他觉得要是换位思考,他处在盲从者的位置上,他肯定会指使守卫来送死,而不是对于盲从者更重要的‘原体’血之仆。

    方鸻心中一时间不由疑窦丛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