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508小说网 > 系统之重生这件小事 > 第570章 不太会做人

第570章 不太会做人

一秒记住【508♂小说÷网 www.508xiaoshuo.com】,最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见人终于走了,虽然不知道之后这人还会不会纠缠自己,但好歹现在能眼不见心不烦。

    闵希也没被影响太多情绪,主要是从知道李良三人找到她家那一刻起,闵希就心情没好过。

    这场玉石交流会她也没必要继续参加下去了,家里现在出了这个情况,她在s市做什么都不能专心。

    蓝焰和魅魔的飞机在今晚凌晨才能到z市,而傍晚时,预计容晋尘也将抵达z市,方才对方接受到她的信息时,说自己上了火车了。

    虽说闵希不太清楚为何对方要坐火车来z市,但她也没闲到管手下的交通方式的地步。

    左右交通费用是她报销,能省点钱她当然不会反对。

    在加上,她得防止楼下那家人再做些有的没的,说些有的没的事,所以现在她就准备直接回程。

    不过刘炳辉哪里却要好好说说。

    刘炳辉和夏奈尔的钱款已经打到了她的账户上,这一趟来s市,虽说没有找到一个可以长期合作的拍卖行。

    但因为闵希本人对福生珠宝的发展前景比较看好,所以和对方合作倒也不会亏了去。

    闵希是个十分相信自己眼光的人。

    她现在所在的玉石区是比较便宜的那种,基本上一块石头最多三五千,而这里的人基本都不会来这里找毛料,因为这里开出毛料的几率太低了。

    开出来玉石的利润根本没法和这些人浪费的时间成本相提并论。

    像刘炳辉项老这些人,都几乎全部集中在品相比较好的高档毛料区附近。

    闵希用了透视,没一会就找到刘炳辉本人。

    此刻对方正和项老查看一块半人高的玉石,手上戴着白色专业手套,手中的放大镜和特殊磨石砂皮也不停动作着。

    闵希来时,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她也没急于出声提醒,而是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

    当然,期间顺便用异能将这块石头里面有没有玉石给看了个遍。

    最后得出了结论,有倒是有,不过就算完整地开出其中的玉石,恐怕价格还抵不过这块毛料的价格。

    若是买的话,虽然亏的不多,但赌垮到底不会让人心情太愉快。

    没多久,刘炳辉看完了石头,便微微思索起来,这时才发现待在一旁的闵希,刘炳辉便将思索先放一边,向着闵希笑道:

    “怎么样?闵丫头有没有瞧上的?”

    闵希摇了摇头,对方也不意外,毕竟他一开始看到闵希对赌石行当的术语,以及赌石手法十分陌生是,就已经猜到对方或许并不会赌石。

    虽说不会赌石,对方手里的玉石想必也不是她自己偶然赌石赌来的。

    不过既然对方能够提供这样的极品玉石,管人家是赌石赌来的,还是有自己其他玉石资源呢?

    虽说知道闵希可能不会赌石,不过若是他将人请来自己忙着赌石将人给忽略了,总归不太礼貌。

    他刘炳辉可不是那种以年龄看人之辈,有能力有实力的人,值得他以平辈尊重。

    玉石刘炳辉便没话找话,指着眼前这块玉石道:

    “那你瞧瞧这块怎么样?刘叔有点拿不定主意。”

    闵希假装看了几眼,便笑着摇摇头道:

    “我不太懂,不过若是我,不会考虑入手。”

    废话,她都知道这块石头开出来肯定亏欠,怎么可能会买。

    这话说的谦虚却也不客气,直让一旁也在端详着这块毛料的项老眉毛一挑,偏过脸看了看闵希。

    这块石头他也有些拿不准,不过他倒觉得里面有极高概率出玉石,从毛料品相外观上来看,赌涨的几率不高但也不低了。

    不过要想确认一定能有多少高的利润倒是有待观察。

    这女娃娃看起来谦虚本分的,没想到倒也是个傲气十足的人。

    就不知道对方这样下定论究竟有多少确切的依据了。

    闵希的依据当然十分确切了,自个的眼睛都不算确切的依据,那什么算?

    只不过她这毕竟是作弊来的,所以早就准备好,若是刘炳辉问起她为什么这么说,那她就说凭直觉猜的。

    果然,刘炳辉一愣之下便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闵希也表现地十分自然道:

    “刘叔别笑话我,我就是凭直觉猜测一二。”

    刘炳辉看了看闵希,又看了看眼前的这块石头。

    他虽然觉得这块石头赌涨几率高,但到现在没下手也是因为本身就有意思不确定。

    现在闵希这样说,他不论于情于理还是下意识的选择,他倒是也不想选这块了。

    然而就在刘炳辉打算到其他毛料那去接着看时,项老身边却走来一人,指着毛料道:

    “刘叔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晚辈倒是觉得这块毛料品相表现不错,兴许还能开出不错的玉石出来呢。”

    刘炳辉听到这反应,和旁边闵希听到这声音的反应差不多,皆是蹙了蹙眉。

    不同的是,闵希仅仅是由于本人对这种狗皮膏药的厌烦心理,而刘炳辉则是觉得项老这孙儿不太会做人。

    赌石场上,甭管买家想买还是不想买,最忌讳的就是劝说这一行为。

    想买的劝人别买,不被人家说多管闲事都算是好的,要是人真的听了话没买,到时候单反那块毛料开出了什么好的,赌涨了,那劝说的那个人不得被戳脊梁骨?

    不想买的人你劝人家买,这就更加不会做人了,原本这毛料里头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赌垮还是赌涨,都由买家自己承担。

    错过了好料子也只会怪自己。

    他倒是好,那样子倒像是胸有成竹一般,笃定这里面一定能开出不错的玉石样,站出来劝他买,一但被他说中倒也罢。

    可要上课没有呢?届时他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项老的脸面往哪里搁?

    刘炳辉心中叹息,闵希无所谓,心不在蔫看向别处。

    项俊彦看到闵希这副表现,当即有些疑惑,好有不是说这类性格比较冷清强势的女生就吃这一套吗?

    怎么现在好像看上去,人家依旧一点也不想搭理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