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508小说网 > 第一狂妃 > 第3167章 她的命星劫

第3167章 她的命星劫

一秒记住【508♂小说÷网 www.508xiaoshuo.com】,最新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

    姜如烟不卑不亢,说起话来一套一套。

    老祖宗心中有怒气,姜如烟几番话下,便也不找茬了。

    老祖宗闷哼一声,不再挖苦奚落。

    长白仙母满意地看着姜如烟,姜如烟永远是如此的完美,不论陷入何种险境,都能这般从容不迫地解决问题。这侧,姜如烟暂时松开了搀扶着长白仙母的手走向了东陵鳕,双手往前推微微拱起,身子倾下,行礼如仪,风华过人:“长白族长之女姜如烟,见过青莲王,愿吾王万岁。

    ”

    躲在摄政王身后的仙姬夜歌,颇为眼红地看着姜如烟,忽然指着姜如烟呵道:“你既身为千族族人,见到吾王,何不跪下?岂敢放肆!”

    夜歌忽然发现,四周的人们都已朝自己看来,眼神里藏着嘲讽讥笑。

    夜歌猛地吞了几下口水,两侧面颊滚烫,依旧面朝姜如烟厉声喝:“长白姜女,还不跪下!”“仙姬,你以前不在青莲,有所不知,长白姜女之美惊动长生天神,天神曾说,他看上的女人,不必朝方内之王行跪拜礼。”七族老淡漠地道,轻瞥了眼夜歌,满是鄙夷。

    到底是小家子气搬不上台面,纵然在摄政王的帮助之下头顶着仙姬尊称,行为举止,一颦一笑,何曾有大家之风?

    论大家之气不如夜轻歌,论为人处世更不如姜如烟!

    七族老心中腹诽,当初隋灵归之所以会找这么个女人,必是脑子里进了水。

    李翠花的面色渐渐发白,还有几分铁青僵色,好个精彩。

    她的手指还凝在半空朝着姜如烟,此刻骂也不是,收也狼狈。

    三言两语,一声呵斥,可见青莲仙姬的小家子气。

    她欲以梦族长之舞挽回颜面,怎知梦神图的现世让她无地自容。

    而今想呵斥这个千族第一美人找回颜面,怎料暴露了自己的无知。

    七族老的言语里全都是嘲讽讥诮,姜如烟不行跪拜礼在整个千族不是什么新鲜事,夜歌之所以不知,便是因为她是后来人。

    夜歌求救地望向摄政王,摄政王冷漠地说:“给姜姑娘赔个不是吧。”

    夜歌眸子睁大,紧抿着唇部,不可置信地望着摄政王。

    “王上……”夜歌美眸含泪,楚楚可怜地看向了东陵鳕。

    “跪下。”东陵鳕说。

    夜歌退无可退,只能跪下,感到了羞辱。

    她颤抖着双腿弯下膝盖跪在姜如烟的脚边,“我在千族的日子不多,还请姜姑娘原谅我的无知。”姜如烟睥睨着夜歌,微笑:“无知并非错,错的是得意洋洋的炫耀这份无知。听闻人族有一女帝,貌若天仙,红衣银发,自低等位面一路试炼,从修复丹田到天域女帝,仅仅只用了五年不到的时间。女帝命中有机缘,乃祥瑞福星者。仙姬大人,给你个劝告,饮水思源,做人不可太忘本。若无几分女帝姿色,你的无知,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怕只怕鸠占鹊巢,起了贪婪之心。”

    姜如烟说得夜歌面色发红,两手握拳,眼睛赤红的可怕。

    灵魂深处最是不堪的地方,被姜如烟好不掩盖地道出,实在是万分的狼狈。

    摄政王悄然打量姜如烟,过去许多年,他朝姜如烟抛去橄榄枝,姜如烟却是打太极,从未回应,也不敢得罪。“青莲王,恕我直言,此女,不配为仙姬。武道登烽台,隋族长面对千族亲口说洛神宫为大帝姬而建,如今数月过去,半年不到,听说仙姬日后要住进洛神宫。若真是如此

    ,倒是成了千族的笑谈。”姜如烟说完,低头颔首:“如烟失言,还望吾王恕罪。”

    东陵鳕轻摆手:“你所说的,本王会考虑。”

    “恩谢吾王。”

    姜如烟再次拱手躬身,临走前淡淡地看了眼仙姬夜歌,随即来到长白仙母的身旁,扶着长白仙母朝外走去。

    长白仙母皱着眉,压低声音说:“青莲之事错综复杂,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怎么糊涂了,竟敢去管青莲之事?”

    姜如烟轻声道:“见不惯小人作祟,眼里容不得沙子。”

    “你啊……”长白仙母无奈,眼见着快到姬月几人的面前,长白仙母不再说话,梗着脖子扬起下颌高傲地走过去。

    姜如烟路过轻歌身旁时,蓦地停下,寒星冷眸凝视轻歌。

    “这是魔族五长老血魔。”长白仙母解释道。

    “原来是鼎鼎有名的血魔长老,传闻血魔震彻八方,乃女中豪杰,今日听说血魔长老怒揍妖后,临危不乱救下十万魔人,如烟实为佩服。”姜如烟道。

    轻歌语气冷淡:“千族第一美人,的确名不虚传。”

    “长老谬赞。”姜如烟轻笑:“如烟过去二十三年,钻研正道仙气和正道术法,除此之外,对天机道亦有一知半解。血魔长老,近来可要万事小心,我算你有一劫,难渡。”

    轻歌目光一闪,直视姜如烟。

    她的……命星劫……

    绿芒星的得主,尚未找出。

    一切都在缥缈迷雾间,难以看清,难以琢磨。

    “你才有劫,我血魔长老福大命大,自是平平安安。”临天城主没好气地说,长白仙母一个戾气十足的眼神看来,临天城主登时闭了嘴。

    “愿听姑娘指点一二。”轻歌道。

    姜如烟诧然地望向轻歌,旁侧看客们纷纷不解。

    血魔当真听信了姜如烟的话?

    姜如烟微笑:“木黄土青,异火可焚。血魔长老应该知道,若要砍树,不如挖根,根部不除,永留祸害!”

    说罢,姜如烟扶着长白仙母往外走去。

    轻歌若有所思,姜如烟的话,是什么意思……

    与她的命星劫有关吗?

    轻歌深吸一口气,再回头看去,姜如烟已坐上轿辇,两侧曼妙的女子已化作飞行魔兽,载着轿辇离开鲛魔城。

    姜如烟坐在轿辇上,往下看去,远远地与轻歌对视,颔首点头,微微一笑。

    “如烟,你怎么回事,血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长白仙母道。

    姜如烟闭目休憩:“仙母族长,切记,万事留后路,不怕诸天神佛。”

    长白羡慕始终不懂姜如烟的意思,姜如烟一脸的高深莫测,唇角的笑愈发浓郁。“今日的这颗种子,他日会生根发芽……”